一粒反叛的种子——读张宙星和他的画 文学

一粒反叛的种子——读张宙星和他的画

一粒种子埋进土壤,它生长的力量有多大?一粒艺术反叛的种子,埋进现实生活的土壤,它生命的力量又有多大?读了张宙星和他的画,我在思索着。 依据资料介绍,张宙星,男,57岁,作家,收藏家,历史文化学者,十五年前辞京城公职,回渤海湾边的原

阅读全文
蚂蚱菜赋① 文学

蚂蚱菜赋①

颜回、子路二三子从夫子游,厄陷陈蔡②,绝粒七日,众病莫兴,哀哀以毙③。夫子力不能胜牍,抚髯而吟之:昊天苍苍兮,靡大道以行之;大野茫茫兮,微一物而果腹。奈何奈何,堕我以荒郊与? 一土人④荷蓧至,闻夫子言,笑而谓之:其饥乎?其饥乎

阅读全文
夜空里的牵牛 文学

夜空里的牵牛

小时候,赤条条在小清河里凫水,累了,就仰躺在水面看光景。河岸上有一棵探向水面的不知是100年还是200年的歪脖子枣树,它的光景就是那枣儿。从枣子比豆粒大些,我们就摸了河底的石头冲它。这棵树上的枣子是从来不见红的,因

阅读全文